不知道你念叨的人是不是我。
人一矫情起来,看什么都像说自己

对于成熟直男的欣赏(1)

最近可开心了,因为各种糖和玻璃碴我都吃的很开心。上班不怎么有空,就写写小段子吧。

说实话,我不喜欢别人叫我gay。因为我在十八岁大脑发育基本完成之前,是喜欢过女孩子的。她们皮肤软软的,阳光下看起来像荔枝味的QQ糖,吧唧亲一口,甜的。人年轻的时候好像对于甜的东西没有概念,大概甜就意味着轻松的快乐吧。我对这种甜味没有体验多久,十八岁那年,不知道是不是伍佰给了突然的自我,知道了自己是要辣的人。
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有人赏识,也有人瞧不上。吃辣这些年,享受过,也麻木过。我知道自己对于辣味的追逐,在于自己的内心,而非追求刺激的感觉,更不是为了上位。何况,我如果这么做,何至于十年还没出头呢。呵呵。
“想什...

贺涵你赶紧去找三哥吧。不不不,忽然觉得热爱一切养成游戏的可能跟三哥在一起有压力呢。
唐晶和子君你们俩百合吧。我没意见。看剧看的整个人心塞塞。

最近又怎么了?很久不看首页了,又撕什么鬼啦

刚刚失恋,这种向现实妥协的艰难爱情大概未来会成为一个梗。收拾心情,工作!学习!生活!写文!
一定要保持乐观啊!!
我还是很喜欢他,怎么办,哎,交给时间吧。

今天答辩,好紧张好紧张。没有人安慰我,我就抱紧自己😭

乐乎怎么了。怎么红心点不上,评论也没权限。什么鬼啊我的问题吗

终于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拿到手,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也不能把书来来回回的带,只能先放家里。我爱所有好的故事。故人长绝,而星海永明。

离婚大吉[完结]

作死二人组嘻嘻

浪味仙侠:


*甜的,请食用。

*离婚仪式中间流程部分参照冯小刚导演《非诚勿扰》

来宾们冷得打抖,初雪刚过,这片虚伪的假草坪被人打理得神采奕奕,像高速上四季站立的假人。来宾们坐在绑成白色礼结的长凳上。

指针对准凌晨四点半。

大不吉时,不宜动土,不宜拆迁。忌嫁娶,忌入宅。

离婚仪式开始。

凌远站在主婚台上,天还是黑的,然而这并不影响神通广大的谭宗明搞来几盏穿透力极强的大灯。凌远的脸被灯照得煞白煞白,像刚从坟里被刨出来。

李熏然裹着不合时宜的羽绒服坐在第一排忧心忡忡地坐在台下看着凌远,这个全场最靠谱的男人——他男人。

凌远开口:“今天是,谭宗明先生,和赵启平先生的离婚仪式。...

差一铁锹也不填了

本来我的《一晌贪欢》准备最后一章,然后结束。嗯。现在,给了我一个不完结的理由。(其实我觉得没什么人记得这篇,偷笑)结局就是大家想的结局。祝平行世界的他们敢爱更敢于面对一切。
最后,祝大家生活愉快啊!挥走。

1 / 9